【翻译】check this hand 'cause I'm marvelous

Author:lumosed_quill

Lin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98083

授权等到捏。


Summary

Harry对Malfoy的痴迷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但真正要他行动起来,还须满满一酒吧的朋友,一些火焰威士忌,几个算在他头上的赌约,以及Malfoy本人。

 

周五下班之后,他们都会去同一间酒吧,但就像霍格沃茨里不同的学院那样,傲罗和缄默人似乎就是不可能混到一起。缄默人们更喜欢角桌和跳舞。傲罗们则倾向于吧椅和谈天。

 

缄默人们悠闲地坐在一起,故弄玄虚。

 

傲罗们则放声打嗝,玩飞镖找乐。

 

不是说Harry没有想过邀请他们——好吧,特别是他们中的一个——到傲罗这头来喝两杯,但就算他有格兰芬多的勇气,他也没那么大胆。原因之一大概是,他想邀请的那个家伙是一个Draco Malfoy,而Draco Malfoy——虽然多半依然是一个冷漠的混蛋——在接下神秘事物司的工作之后就辉煌了起来。而他的“辉煌”恰巧包括画黑色眼线还有穿皮裤,以及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就好像一切都是他的。

 

可能真的都是他的。

 

可恶。

 

不是说Harry依然能用以前那种恶意看待Malfoy。他显然已经变了。非常,非常显然。Harry很少在部里见到他(就算见到了,顶多也就看见他走下楼梯时深黑色长袍的一旋),而当他在魔法部外头见到他时……啊,他看起来就像现在这样。

 

不是说Harry觉得皮裤或者眼线或者紧身白色T恤或者那种风情万种的斯莱特林走路方式有什么问题。一点儿也不,真的。它们和有问题恰恰相反。呃,实际上,是另一种问题。

 

那个问题是,Harry发现Malfoy有点儿好看。

 

他发现他非常好看。

 

好吧,他发现他性感到爆。

 

也就是,坦白来说,太可恶了。

 

倒不是他的皮裤困扰到了Harry。或者他软软的头发垂进眼里的样子不知怎的让人有些神魂颠倒。不过他不排除那些缄默人可能在他们楼下那堆温暖的小神秘事物办公室里研究什么神魂颠倒咒。

 

那里有间爱情室(Love Room)。

 

Harry相当清楚,那里有间爱情室。

 

而Malfoy大概有可能,或者甚至是有可能大概,就在那里面工作。不是说Harry哪天真能证实这一点。或者把它否定掉。或者怎么的。

 

Harry喝了一口他的啤酒然后,和往常一样,发现自己正远远地盯着Malfoy,想他的脑子里正在想些什么,想他会不会像上个星期那样,把某个正在跳舞的家伙从一个身材已经非常好的男人怀里拖出来,想他今晚是不是还得看着Draco和某个(或者某三个)男人一起离开,想他们这辈子还有没有可能解决他们之间巨大的——

 

“喂!Harry!挪点儿位置,伙计。”

 

“嘿,Seamus。”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Seamus回过头,看向Harry一直看着的地方。或者说盯着。“又在给Malfoy暗送秋波?”

 

Harry恼怒地叹了口气。“我没有暗送——是的,”他最后说。这不是别人第一次用Malfoy来逗他了。他的朋友们总会感到厌倦然后停止的。

 

“上帝,老兄,为了莫甘娜的爱,去邀请他过来吧,”Seamus叹气道,对酒保招了招手。“Dean!”他突然大喊。吹了声口哨。“喂,DEAN!”

 

Dean从三个吧椅外向这边看过来,他正和Parvati Patil聊天。“嘿,你个浑蛋!”他笑了。“怎么才来?”

 

“又被Weasley的文书工作拖住了喔。说来话长。嘿,Harry想和Malfoy说话!”

 

“闭嘴,”Potter抓住他的胳膊,嘶嘶道。

 

“这他妈有什么新鲜的?”Dean大笑道。Parvati,作为一个Harry认为可以指望她不笑的人,也笑了。“这只是伟大的办公室非恋情,对吧?请他喝一杯,Harry!”

 

“我不是——我没有——”他压低声音。“他只是……值得我多看一会儿。”

 

“嗯对,”Seamus说,慢慢地扯出一个笑容,慢到让Harry想一拳打上去。

 

“都在说什么呢?”Neville从厕所回来了,问道。

 

“Harry对Malfoy的痴迷,”Dean告诉他。

 

“哦,好,”Neville回答,就好像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没有——!靠,这不是痴迷。他只是……样子挺有趣,好吗?”Harry坚持。“我是说,见鬼,我就不能瞟几眼这间屋子里看起来最有趣的人吗,看在他妈的份上?”

 

“Oh,Harry,”Luna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右边,晃着她的蒲公英酒说道。“你不是在。你在。”

 

Harry收紧了下巴。这和他习惯的用Malfoy开涮不属于一个级别。他要怪Ron,跑回家休陪产假让大家的肘子和下流评论没了目标,他们总是调侃他强大的性功能,说他结婚才三个星期(学年开始一个星期)就把Hermione校长搞大了肚子。

 

他现在非常想念Ron。

 

非常非常想念。

 

“这样吧,”Seamus欢快地说。“我赌十个加隆,你没法坚持一个小时不看他。”

 

“你猜怎么着?”Harry宣布。“我赌了!”

 

“借过,Potter,”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而Harry在能阻止自己之前,转过了头,发现自己正看着一个离得非常近的Draco Malfoy。

 

Seamus嘲笑地抬起手指Harry的脸。“啊哈哈哈哈哈!”

 

Malfoy无视了Seamus,挤进他和Harry中间然后向酒保示意。“Five Ogden's reserves。两份。”他的臀部暂时地靠在了Harry的膝盖上,他们的手臂在吧台上相接触。Harry感觉自己的脸正有些发热。

 

“嘿,Malfoy,你刚刚让Harry输了十加隆给我,”Seamus炫耀。

 

“也许你能用它们买点儿喝的,”Malfoy淡定地说。他对自己的火焰威士忌做了个手势——手指轻轻抖了一下——然后对Harry眨了眨眼睛,便迈步离开了,那些饮料跟在他的身后,就好像他是一位魔笛手。

 

Harry注视他走开……那对窄窄的髋骨和被皮裤包住的屁股正轻轻地扭动着。

 

他对他眨了眨眼。

 

他该死的对他眨了眨眼。

 

而且他站得那么该死的近。Harry现在还能感觉到他,闻到他淡淡的古龙水。

 

“嘿,Malfoy!”Seamus冲他的背影大喊。

 

“噢梅林,”Harry咕哝,翻了翻白眼然后喝下一大口啤酒,阻止自己对他愚蠢,愚蠢的朋友下咒。

 

Malfoy优雅地转过身。他指挥那些饮料飞回他的座位,他那些文雅的缄默人小伙伴还在那里等他。酒杯们从舞池中的人们头顶上方飘过,Malfoy信步走回吧台旁。“怎么,Finnigan?”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帮Harry赢回他的钱。”

 

Malfoy露出一个假笑。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个被缩小了的硬币袋子,把它速速放大了,从里面拿出十个加隆,然后把它们递给Harry。“我也有,”他对Seamus说,然后转过身,摇了摇头继续向他的桌子走去。

 

那些硬币在Harry的手掌中是温热的,它们之前一直呆在Draco的口袋深处。Harry看了它们一秒,接着把它们递给了Seamus,希望此时自己的脸上是一个处变不惊的,幸福的微笑。(或者至少是一个吃屎的傻笑。)也许是他之前狂灌的那三杯啤酒在起作用,他觉得这有点儿好玩且令人愉快,就好像他和Malfoy合起伙来呛了Seamus一顿。

 

“等等!”Seamus的喊声盖过了音乐。

 

Harry呻吟了,为朋友的愚蠢近乎绝望地掩面。“老天,Seamus,闭嘴吧你。”

 

但Malfoy又一次转过了身。他慢慢地迈开大步走回来。“你最好给我个好理由,”他说,臀部向一边翘起,手臂交叉到瘦瘦的胸膛前。


*there you go*


评论(35)
热度(394)
© Dumplindor|Powered by LOFTER